有了相似的疯狂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0-07 09:03   2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万万没想到,乐队打出圈了。优游平台

万万没想到,乐队打出圈了。优游平台


演唱会门票能在几分钟内售罄的,大多都是顶级流量的待遇。


可最近发现,乐队演唱会也有了相似的疯狂。


综艺《乐队的夏天》收官后宣布巡演开始,武汉站,4000张预售票1分钟售罄。


北京站2分钟内售罄,郑州站放票后,也瞬间售空。





在粉丝超强购买力的映衬下,才发现,乐队圈是真的火了。


《乐队的夏天》这档节目,在这个夏天,收获了高流量和高口碑。


哪怕到了收官,豆瓣评分也达到了8.7分。




整个节目,让“乐队”两字,成为了理想与坚持的代名词。


这源于乐队行业的艰难,和乐队人值得敬佩的态度。


乐队的粉丝群基数是非常小的。


即便他们当中有那么几只顶尖乐队曾开过千人演唱会。


但这样的数字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整个音乐圈的生态坏境,缺少多元化的交流平台,没有更庞大的粉丝群体,缺乏对新生力量的吸引力。




更多乐队面临的现状是,每次巡演只有100人、200人的规模,甚至更少。


乐队的小众化,让这群执着于音乐的人,生存变得艰难,甚至有些凄凉。


click#15的主唱和吉他手Ricky,他做了很多年的乐队,但从来没有靠音乐赚过钱。




他们根本没办法靠热爱的音乐养活自己,理想在现实的折磨下,透露出莫名的心酸。


这是一种无奈。


这样的状态并不是一两个乐队的特殊情况,而是整个乐队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像“斯斯与帆”这样刚成立两年的95后清新范儿乐队,收入会非常不稳定的。



即便是“猴子军团”,成立10年之久,极具感染力的乐队,也一直处于亏钱的状态。


乐队不仅赚不到钱,还需要自己往里贴钱。




所以,斜杠青年,成为国内乐队行业的普遍现象。


他们的职业有教师、设计师、新闻媒体人、工程师、程序员等等,听上去都和音乐没有半毛钱关系。

 

鹿先森乐队,他们开过演唱会,有点击量超过5亿的代表作。


可这样一只成熟的乐队,音乐仍然只是兼职。


景观设计、排水设计师,才是他们赖以为生的职业。   




有人统计过,仅仅《乐队的夏天》节目中的117名乐手,有超过20种的职业。


乐队的薪酬无法支撑生活,他们面临家庭父母孩子的压力,不得已要牺牲做音乐的精力,去找其他职业谋生。


这就增加了乐队的不稳定性,随时面临着解散。


这是大多数人员流流失、难以形成有影响力的乐队的原因,也是目前乐队圈发展面临困境。




乐队圈的生存再艰难,最打动人观众的就是,身处其中的每一只乐队,都努力用热爱坚持着。


因为,乐队的意义非凡,他们不想离开。


乐队对他们来说,是最强大的精神支撑。


每一次的排练、演出、写歌,是他们最快乐的事情,也是一辈子最无法忘记的事。


可能还有人从小性格自闭,不善与人交流,但在音乐的舞台让他找到了自我,找到了生活的意义。


假如有一天让乐手们离开乐队,是极其残忍的。


他会迷失方向,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哪里,应该做些什么。


甚至不知道他们还算不算一个完整的人。




也是音乐对他们的重要性,让这些乐队在夏天集聚在节目中。


输赢并不是最重要的。


让更多观众看到乐队行业的存在,才是最根本意义。


这是所有乐队的心声。


我们习惯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乐队圈的低迷,是每一个乐队的灾难。


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乐队,选择凝结在一起,拼尽全力,让乐队行业打出圈层。




乐队行业靠着这样一群痴迷与热爱的人,终于迎来了夏天的爆红。


很多乐手的粉丝数,以百万为单位暴风式的增长。


微博的讨论度更高达500万。


乐队圈层的团结,让乐队独有的魅力展现了在所有人面前。


同样,乐队行业的爆红,还有很多个人因素。


乐队内部成员间的团结,让乐队在较差的社会环境下,拥有更强大的抵抗风险能力。


反光镜乐队看遍了身边乐队解散和人员流失现象,得出了结论:


只有成员间相互包容经历风雨,才能走到最后。




哪怕乐队没有大红大紫的歌曲。


但如果能各种现实的摧残下,从20多岁的年轻小伙,变成白发苍苍的爷爷,坚守几十年,也会赢得尊重。


这需要成员之间的妥协、包容与坚持。


在乐队的内部,会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


创作问题、权利问题、灵魂人物,真正能够坚持下来少而又少。


每一个创作者都有自己的想法和个性,而这样的东西没有办法评判对错。


乐队最后能发展下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个人与集体之间找到一个平衡之处。


让个体与乐队共生。




个人的成长磨合让乐队变得强大,同样乐队的坚持,也让整个行业从小众逐步迈向大众。


这就是,共生。

个体与乐队的共生,乐队与行业的共生。

2005年,旅行团乐队的成员,从广西千里奔赴北京寻找音乐机会。

他们彼此磨合成长,让乐队抵御了14年风雨。

旅行团,他们音乐正如名字一样,在旅行中寻找音乐灵感,把旅行的心境融入音符。

早期韦伟和孔一蝉,兄弟两人拿着当时做的音乐demo一家家联系,寻找有愿意签约的公司。


最艰难的时候,他们还伪装成送外卖的混进公司。



 

除了乐队外部的生存问题,他们还经历过内部成员流失的灾难。

乐队曾在短短一年内,至少换了5任鼓手,但最终都不合拍,坚持不下去。

直到遇到了鼓手徐彪,让他们凝结成了一个集体。

三个广西柳州人+一个北京人的混搭风,让乐队走了一段绞肉式磨合期。

乐队中的四位成员个性非常强,徐彪思维经常在状况外,全情投入自我;韦伟经常联系不到人。


最初乐队成立时,几个人会因为一两个音符吵到不可开交。


有时候闹急了,还会直接退群辞职。


但每次吵完,很快又重新调整投入到工作中。


在成立初期,几个成员凑钱在四环租了一个农民修建的别墅,三间房加一客厅,一个月1000块。


他们可以说是北京房价飙升的亲历者。


但乐队行业的不景气,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于是有了那张专辑——《于是我不再唱歌》

就像歌词里写的,“于是我不再唱歌,开始卖螺蛳粉了”。

这是他们真实生活的写照和困扰。


但他们从未放弃,彼此磨合互相欣赏,支撑着团队的发展。


他们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到现在已成为中年大叔。




整整14年,相互理解,成为了抵抗行业风云变幻的杀手锏。


今年乐夏的舞台上,旅行团乐队用一首《逝去的歌》,征服了无数粉丝。


干净的空灵感,向每个人诉说着青春少年与回忆。


这只乐队,经历过低谷,也迎来了万众追捧。


面对市场环境的起起伏伏,旅行团乐队也爆料了他们的成长阶段和未来5年的计划。

未来5年,无论乐队环境如何变化,他们仍然会尽全力坚持下去。

大家也可以思考同样的问题,5年之后你在做什么?


带话题#旅行团的5年之约#发布微博,说说你的5年小目标,将由旅行团乐队亲自挑选出1位朋友,送出他们2张5年后的演出门票。




我们生活中的职场上也是如此,只有个人与企业共同成长才是最良好的关系。


现在个人选择企业,不光看企业的薪酬待遇,更加看重彼此的成长空间。



职场的雇佣关系,也逐步演进为企业与个人的“共生”关系。


智联招聘2019中国年度最佳雇主评选以“共生职场,效能制胜”为主题,将评选出能实现人才价值的卓越企业,为求职者提供“好雇主”“好工作”的有效参考。


进入企业实时榜单,还可以查看并点评企业,为你心中的最佳雇主点赞。

优游平台 www.goodub8.com

Power by 建站之星 |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