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比我的女主角聪明一点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0-03 11:08   2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我在“宁叶舟是猪”和“宁叶舟二缺”之间徘徊了五秒钟,最后用小号在宁叶舟最新一条微博下面评论:“宁叶舟体虚。”

我在“宁叶舟是猪”和“宁叶舟二缺”之间徘徊了五秒钟,最后用小号在宁叶舟最新一条微博下面评论:“宁叶舟体虚。” 优游平台
等我放下手机,整理好衣衫再次正襟危坐,去洗手间补完妆的顾芝也迈着袅袅娜娜的步子回来了。她环顾一圈,蹙了蹙眉,声音嗲嗲地问我:“叶舟怎么还没来呀?”
我强忍住一身的鸡皮疙瘩,堆了一个商业假笑,对她说:“顾小姐别急,他就在路上了。”
说完又在桌子下面拼命给宁叶舟发短信:“再不过来!我们!就!散伙!”
没多久,手机就“叮”一声,宁叶舟贱兮兮地发来新消息:“没想到你对我这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握紧拳深呼吸,我又开始每日三省吾身:我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搭档……
这一切都要归咎于四年前,一次偶然的契机,我进入了宁叶舟的编剧工作室。经过这四年的摸爬滚打,已经在圈内有了不小的名气,包揽了不少奖项,这次和鼎新娱乐的大小姐顾芝约在这家饭店,也是为了谈新剧本投资的事情。可明显顾大小姐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心等着宁叶舟来。
而宁叶舟……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
我几次三番想先引入话题,但顾芝不愿答理我,撇撇嘴吹吹指甲,最后还开始人身攻击:“哎呀,南编剧右脸长了两颗痘痘,该不是很久没去过美容院了吧?”
连面膜都快一个月没有敷过,最近一周更是赶剧本赶到深夜的我,被狠狠地扎了一下心。假笑就快维持不住的时候,宁叶舟终于赶到了。
他明明步履匆匆,却一点都没有赶路的狼狈,连发型都没乱,眉眼干净清隽,整个人像是自带圣光一样。再加上他也经常会跟随剧组出现在新闻里,那张英俊的脸对大众不算陌生,沿路不止一个人把他当成某个明星,掏出手机偷拍。
他视力好,隔着包厢的门缝都能一下看见我,我瞪他一眼,他神情自若地接住,还冲我分外招摇地笑了笑,我轻哼一声,别开了眼。
等宁叶舟不疾不徐地在我身边落了座,顾芝才面色一改,眉目含情地看向他,似嗔似撒娇地说:“叶舟你总算来了,人家等你好久了呀。”
宁叶舟跟我不约而同地抖了抖,不过他定力很好,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自然地掏出一个礼盒,递给顾芝:“路上堵车来迟,让顾小姐久等了,小小礼物还希望您不要嫌弃。”
论起讨人欢心的本事,还是宁叶舟比较厉害,三言两语就让顾芝放下身段开始谈正事了。既然她不愿意跟我谈,我就在一旁心无旁骛地吃东西。
事情谈完快到九点,哪怕是盛夏八月,天色也已经黑透了。宁叶舟不着痕迹地拒绝了送顾芝回家的请求。等顾芝的身影彻底消失,他立刻一秒卸下伪装,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好饿我好饿!我们去吃麻辣小龙虾吧!”
我压抑下心里翻腾的某种情绪,十分冷漠地说:“我已经吃饱了,你自己去吃吧。”
他像是没反应过来,怔怔地问我:“我不送你,那你怎么回家?”
“坐地铁。”我硬邦邦丢下三个字,就转过身离开了。
我,南玥,生平第一次心里产生一点矫情的感觉,竟然是在宁叶舟的面前,搁在我们初次见面那会儿,我肯定不会相信。可现在,我的的确确在为他能哄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却从来没有哄过我而吃醋,可能还是83年的老陈醋。
周末晚上的地铁很挤,我躲在角落里,还是被一个人反复挤到。我满怀怒气地抬起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宁叶舟一脸无辜,趁我开口前先发制人:“绿色出行,文明环保嘛,我就也来坐地铁了。”
我没有理他,他脸色不由带了点焦灼,一副绞尽脑汁的模样:“你今天生气,是因为我迟到了吗?”说完他想起了什么,从包里又掏出一个盒子,递给我。
我没有接,冷哼一声:“顾芝同款?”
“什么顾芝同款?”他一脸蒙圈,“我今天迟到是去给你取生日礼物了。你该不是忘了今天是你生日了吧?”
“刚刚一路上都没来得及跟你说。”
“生日快乐,南玥。”
2
这是我二十五岁生日。我十九岁那年认识宁叶舟,不知不觉也过去六年了。
那年我读大二,和宁叶舟同时在当时最负盛名的大学生电影节里拿了剧本组的金奖,又因为有校友这层关系,便有一个爱惜人才的教授介绍我们认识了。
当时的场面,一度非常像是相亲。
我和宁叶舟分坐在桌子的两端,教授和他的夫人分别坐在我们旁边。
我一个还没到二十岁的花季少女,从没见过这副阵仗,被赶鸭子上架,又没法拒绝,只能干巴巴地开口自我介绍:“我叫南玥,南极的南,玥就是王字旁加一个月亮的月。”
相比我朴素的开场白,宁叶舟的介绍就极其狂霸拽:“我叫宁叶舟,宁叶舟的宁,宁叶舟的叶舟。”
他这句是料定了我听说过他的名号,虽然我的确听说过。
尽管我们学校向来男多女少,但在一堆良莠不齐的歪瓜裂枣中,长得像宁叶舟这么盘靓条顺的就是凤毛麟角了。据说当时学校有个活动,叫作“盘点宁叶舟的十大惊艳瞬间”。
我:……贵圈真会玩。
活动的发起人是我的室友,所以那会儿我被迫看了无数张宁叶舟的照片。
见到真人后,我只有一个想法:那些照片竟然不是P出来的!
教授夫妻俩见气氛尴尬,提前撤退,说让我们两个年轻人好好聊聊。
……聊什么啊?
我是个人际交往白痴,对尬聊什么的完全不在行,再加上我主观对宁叶舟的印象不是特别好,所以除了刚进咖啡厅瞥了他一眼外,一直低着头。
而我对宁叶舟没好感的原因其实是我自己的锅。
我们家算是书香门第,我爸是当代知名文学鉴赏家,我妈是大学历史教授,故而我打小就泡在正统文学圈长大。这次得奖的剧本也是一个以诺曼底登陆为背景的故事,自以为非常高大上有格调。
而宁叶舟,空有一张男神脸,却热衷于写情景喜剧,让彼时的我相当看不起。
最后还是宁叶舟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早就对南老师久仰大名,南老师果然名不虚传。”这是圈子里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大家都会互相称呼对方“X老师”,可是听宁叶舟这么说,我却只感到尴尬。
而且……“名不虚传?”我满脸问号。
他闻言似乎笑了一声,“听人说,南老师一向严肃正经不苟言笑。”
哪一个美少女愿意被人说成这样?!反正我是很不乐意,单方面在心里把宁叶舟拖进黑名单并狠狠踩了两脚。写情景喜剧的人果然跟我不合拍!
这顿尴尬无比的饭吃完后,我飞快地在手机里把宁叶舟的备注改成了“自恋鬼”,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宁叶舟那时也把我改成了“假正经”。
从某种角度看,我们俩其实还真的挺默契的。
第一次见面不欢而散,以至于教授的目的完全没有达成,反而让我们视彼此为眼中钉。
我平时走路慢吞吞,可每当遇见宁叶舟,脚步迈得都像在跨栏,不愿和他站在同一块地砖上。
而宁叶舟对别人都能言善道可以把人夸上天,对我就是一句噎死人的“南老师”,又客套又疏离,加上他刻意加重的音调,硬生生把我叫出了高等数学课秃头老教授的感觉。偏偏他还是笑着叫的,让我想骂他都没理由。
我和宁叶舟幼稚地相杀了这么久,从来没有想到过,后来我所在的编剧工作室被投资人撤资,我连房租都快交不起,被房东一日三催的时候,拯救我于水火的人,竟然也是他。
3
别人家的英雄都是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可宁叶舟呢?他当时拎着五斤麻辣小龙虾,在我还头脑还不清醒的时候,拉着我直奔火锅店。
我也是真的吃糠咽菜好几天了,完全抗拒不了涮牛肉的诱惑。他大概选修过心理学,在我已经放弃形象风卷残云的时候,他状似不经意地问我:“要不要加入我的工作室?”
当时火锅店一片人声鼎沸,大中午室外骄阳似火,灼热的阳光把路两旁的柳树都烤得蔫蔫的。可宁叶舟在侧着头朝我笑,一边问话一边往我碗里夹了一个牛肉丸,冷气吹过来,把他额前的碎发吹出了一个卷儿。
不知道是火锅太好吃,还是他笑得太好看,我忽然就觉得自己和他作对这么久完全没道理,然后坚定不移地……点了头。
宁叶舟那里说是工作室,其实里面的核心主干也就他一个人。剩下两名人员,一个是水电维修工小李,常年负责把工作室里电脑的系统从win7升到win8再升到win10;还有一个是打扫卫生做做饭的王阿姨,对宁叶舟操着慈母般的心,整天盼着他找个女朋友。
以至于我第一天跟着宁叶舟过去的时候,小李眼睛里闪烁着泪光——因为终于有了一个年轻女同事;王阿姨则是一脸欣慰地看看我又看看宁叶舟。
弄清原因的我用眼神询问宁叶舟:“你竟然没有女朋友?”
宁叶舟摊手:“我那么忙哪有时间找,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
我“哦”了一声,发挥高考数学149分的实力,把这句话四舍五入成“要不你把自己介绍给我”,按了按狂跳得不听使唤的小心脏,没有回话。
宁叶舟还是主打面向全年龄段的轻松逗趣的剧本,经历了饥荒的危机后,我也没有资格再嫌弃什么。宁叶舟倒像是看出了我心中所想,直接摊开来说:“喜剧也有喜剧的意义啊,通俗并不等同于低俗。”
他说的当然有道理,只是过去几年的我不愿意去懂,一路不撞南墙不回头,真的受了伤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和宁叶舟在一起工作之后,我才知道当初自己的想法还是有一点没有错的——这个人,真的是白白生了那么好的相貌,其实一点儿也不男神。
比如,每天坐在电脑前写剧本之前,他都要先吃一包薯片,还必须是蜂蜜黄油味的,还偏偏不会吃胖,非常过分了。
又比如,每次写到感情戏,他都要满怀深情地对着别人念台词。最初听见他说“我喜欢你”的时候,我还会脸红一下,后来听多了形成条件反射,连他说“我可以吻你吗”,都能镇定自若地塞两个甜甜圈到他嘴里。
这次找顾芝投资的剧本,是我们合作的第十八个剧本。
虽然在宁叶舟面前一直佯装还在生气,但我刚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把他送我的生日礼物打开了。盒子里装着一条粉海豚项链,上面还刻了我名字的缩写。
南玥啊南玥,你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我在心里狠狠地唾弃自己……然后扬着嘴角,把项链戴上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踏入工作室,就听宁叶舟说:“顾芝说明晚要带我们去一个酒会拉赞助。”
我心中不自觉地警铃大作。因为宁叶舟是个一杯倒,还不自知。
上次我们获得金牛奖最佳编剧的时候,剧组拉着我们去庆功,他被人多灌了几杯,就醉得只会抱着我的腰傻笑了,一点也不像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的交际花。
我任劳任怨地把他带回我家,给他擦干净脸,想把他安置在客厅的小床上睡觉时,他突然拉了我一把,我一着不慎倒在床上。他慢慢起身,手撑在我身体两侧,明明喝醉了,一双桃花眼里却如同有星辰闪烁,长长的眼睫在眼睑落下一排阴影。
他叫我:“南玥。”
我嗓音僵硬:“……啊?”
“你想不想亲我啊?”
我怀疑他又在念台词了,没有回答,他却笑了一下,脸颊边的小梨涡若隐若现,轻声道:“我想亲你。”话音落下,他的嘴唇就压了上来。
严格说来,这不算是一个吻。因为他的动作十分像小孩在吃糖,我怀疑自己嘴唇要肿了的时候,他终于松开了我,又眨了眨眼睛看着我,目光专注。
我刚准备如果他打算再做点什么就把他拍晕的时候,就听“轰”的一声,他倒在了床的另一边,呼吸平稳地睡着了。
4
那晚的“吻”,宁叶舟显然没有任何记忆,因为第二天他起床之后,还疑惑地问我嘴唇是不是被蚊子叮了个包。
我点头,微笑道:“对,下次再遇到这只蚊子,我一定一掌把它拍死。”
宁叶舟面色一凛:“……我怎么感觉有杀气。”
吃一堑长一智,我决定好好看着宁叶舟,不让他沾一滴酒。
圈内原先传我和宁叶舟是一对情侣档,我向来会在听到的第一时间澄清,但是这次为了方便给他挡酒,便没有再否认。
宁叶舟见状挑了挑眉,凑近我的耳朵,悄悄说:“我们玥玥啊……”
我心一惊,以为他发现了什么,然后就听见他慢悠悠道:“……长大了,知道心疼爸爸了。”
宁叶舟这种人,能安安稳稳活到现在,真的多亏了法治社会。
我翻了个白眼,没有管他的即兴表演,专心致志地进行着挡酒事业。可总有人的酒是我挡不了的……就像面前差一点就要倒在宁叶舟怀里的顾芝。
宁叶舟退后一步,微笑着叫过旁边的服务生把顾芝扶起来。
顾芝哀怨地看着他:“叶舟,你对人家真无情。”此话一出,这杯酒宁叶舟就怎么都得喝了。
然后他毫不意外地又喝醉了,正巧赞助的事业基本谈完了,我火速拉着他撤退。
上次的酒醉事件唯一一个不算坏的后果,就是宁叶舟把他家的钥匙给了我一份,让我再遇到这种事把他送回自己家。
我算是明白了,宁叶舟平时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喝醉酒智商和情商简直像退化了二十岁。上次搂我的腰,这次换成玩我的头发,一圈一圈缠在他手指上,动作却很轻柔。
像他这样对我多次骚扰,生在古代我早就要进他家祖坟了,现在只能恨恨地让他去洗澡,还得帮他把衣服准备好。
本以为他洗完澡神智会清明一点,谁能想到,他推开浴室门,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抱抱。”
见我发呆,他还催促了一下:“假正经快过来!”
我气得眉毛倒竖,这个人真是连喝醉了也不忘我的“黑称”!
宁叶舟等了半天,意识到我不会过去,就自己挪着步子走到我面前,趁我没反应过来,张开双臂把我抱在了怀里,下巴抵在我颈窝,湿热的呼吸扫过我耳廓,喃喃道:“……我好喜欢你啊。”
我落荒而逃。
我知道此时此刻,把他的话当成醉话也好,在念台词也好,就是不应该当真。
可人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的,所以我当真了,在当真的第二秒我就夺门而出,不敢再和他待在一起。
我天马行空地想,比起编剧,宁叶舟其实更适合去当大老板,靠甜言蜜语哄骗手下的人为他当牛做马,而我这种初出茅庐的清纯少女,会中招也是在所难免。
辗转反侧了一整夜,次日我光荣迟到,顶着遮瑕都遮不掉的黑眼圈走进工作室的一刹那,感觉到了这间一百平米不到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丧气。
我一愣,把愁眉苦脸的维修工小李拉过来问:“怎么回事?”
他犹疑地往宁叶舟的方向望了一眼,吞吞吐吐道:“宁哥说距离玛雅人预言的第四次世界末日还剩不到一个月了,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早日迎接灾难。”
玛雅人: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说人话。”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凶悍,小李一个激灵吐露实情:“那个顾小姐好像真的对宁哥怀揣着不可告人的想法,一大早就过来这里,说宁哥如果不愿意跟她在一起,她就退出这次的项目,并且还要告诉她的什么叔叔伯伯……”
那就是影视圈的半壁江山都要封杀我们了。
我闭了闭眼睛,掌心被指甲掐出一排红印,像四年前第一次被投资人撤资那样,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宁叶舟一直对着电脑屏幕,脸上没有什么多余表情,可他一贯都是泰山崩于前还能面带微笑的人。我深吸口气,走到他面前,安慰的话一句都没说出口,就听见他“嘘”了一声。
“还剩最后一个雷。”
我这才发现这个人根本不是在对着剧本伤怀,他……在玩扫雷。
成功插上最后一面小红旗,宁叶舟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们南老师怎么表情这么严肃?”
他尾音拖长,明知故问,见我不应声又自问自答:“原来是在担心我啊。”
我咬了咬下唇,宁叶舟忽地正经下来,声音里是温柔的安抚:“南玥,你相信我,什么都会处理好的,一个男人绝对不会有‘不行’的时候。”
“不是,”我面无表情地说,“我是来劝你干脆就卖身给顾芝吧。”
5
话虽这么说,但作为新世纪五好青年,既然对宁叶舟亲也亲过、抱也抱过,哪怕不是我主动造成的,我还是决定对他负责。
我和顾芝约在那天吃饭的那家餐厅见面,亦或者说是谈判。
窗明几净的包间里,正午的阳光从窗帘缝隙鱼贯而入,和顾芝脸上明晃晃的得意表情一样刺眼。她缓慢地搅着咖啡,似笑非笑道:“我啊,是真的很欣赏叶舟的,也舍不得看他怀才不遇。但是南编剧应该知道,我们女孩子心眼都很小,肯定不能接受喜欢的人身边出现别的异性……”
我忍住呛声回去的冲动,听她娓娓道出最终目的:“如果我说,我答应继续投资的条件,就是你离开叶舟,南编剧不会拒绝吧?”
“顾小姐,你还这么年轻,就不要说这种像老了二十岁一样的台词了吧?”半晌,我看着她,“而且说也要说到位,按套路,你还没甩给我支票呢。”
顾芝估计是胜券在握来的,闻言面色僵硬,难以置信地瞪着我:“南玥!你……”
“走了我一个,还有东玥、西玥、北玥,顾小姐也要一个个赶走吗?”我停顿一下,笑了笑,“靠这样才能追来男人,顾小姐不觉得太卑微了?”
说完,没再理她气急败坏的骂声,我径直推门离开。其实我今天过来原本也没打算能说服顾芝这种一看就骄纵蛮横的大小姐改变想法,只是忍不住要来正面会一会情敌罢了。
我受委屈都没什么关系,凭什么要牺牲宁叶舟的美色!
我掏出手机,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独立惯了,当初即便混到差点露宿街头都没想过要靠父母帮忙,但这次为了宁叶舟,我决定破一次例。
“心事重重的南老师看上去好像更好看了。”
号码还没播完,我就听见一道含笑的声音。
仰起头,宁叶舟正倚在路边他那辆银灰色保时捷上,笑得像个没心没肺的纨绔小少爷。
“你一直跟着我?”
他没否认,长叹一口气:“本来想看看我家玥玥是不是要把我论斤卖了,结果看样子,我似乎还挺重要?”
我情愿和顾芝再吵三百回合,也不想宁叶舟漫不经心地拆穿我的心意,“是顾芝钱没给够。”
他恍然大悟般“哦”了声,一双昳丽的桃花眼弯起来:“她钱不够,我够呀。”
话里底气十足,若不是我亲眼看到他能娴熟地陪王阿姨跳广场舞,我都要怀疑他也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隐形富二代了。
我没把宁叶舟的话当真,回去的时候还是给我爸打了个电话,不巧他老人家正出国访学,半个月后才能回来。我正焦急地准备打个飞滴过去跟他当面把事说清楚,宁叶舟突然带回来消息说,已经拉到了新的赞助。
直到开始跟组拍摄改剧本,我还恍恍惚惚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新的投资大佬出手阔绰,连剧组盒饭都是从五星级酒店打包,我一周胖了两斤,连敲键盘都比平时用力。明知道不该怀疑宁叶舟这笔赞助来路不正,但我还是担心他为此付出了什么惨痛的代价。
目光不自觉在他身上停留太久,导致的后果就是宁叶舟对我笑得愈发暧昧,一副大度到任君采撷的样子:“南老师随便看,我不收钱。”
我镇定地移开视线,耳根处却往脸颊蔓延开一片红晕。
然而在那位新投资商来剧组探班,看见宁叶舟,并发出一声饱含深情的呐喊时,一切疑问都有了答案。
“崽崽!”
6
和宁叶舟相识这么多年,我头一回见到他脸上会出现这么不淡定的表情。
用夸张的手法,他就像是被一百多道雷轮番劈了一遍。在那声呐喊落下的三秒钟内,他飞快地冲到我面前,捂住了我的耳朵,眼睛注视我,宛如催眠:“南玥,你刚刚什么都没听见。”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夹着公文包俨然富豪模样的中年男人,满脸慈祥地朝我们走了过来,“崽啊,知道你工作忙,好久没回家了,你妈派我来慰问慰问你……”
这位就是宁叶舟的爸爸,财富榜上都赫赫有名的企业家。
而宁叶舟一直这么低调的原因,我觉得一大半是因为他爸靠做母婴用品发家的,现在公司大厅的墙上都还挂着他小时候穿尿不湿拍广告的照片。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和善的宁爸爸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向我全方位、多层次地展示了,小时候的宁叶舟是如何如何可爱。
宁叶舟阻拦不得,自己又没法听下去,早已不知道去哪里自闭了。
我进到休息室,关上门,背抵着墙,把刚刚在宁爸爸面前憋下去的笑声全都发泄出来的时候,宁叶舟幽幽地从角落里走出来,用看负心汉的眼神看着我:“我是为了谁?”
“为了工作室美好的未来。”我冠冕堂皇地回答。
“没错,为了不让我的搭档吃亏。”他没管我,兀自又答了一句。
我怔了怔,对上他再认真不过的神情,心中蓦地分出了一个声音说:“搭档”这个词怎么一点也不好听。
宁爸爸自首次探班以后,似乎上了瘾,隔三岔五有空闲就会来剧组一日游。中年人无非就两大爱好,跳广场舞和扯红线。剧组这么大点地方显然不够跳广场舞的,宁叶舟又一直油盐不进,宁爸爸便把矛头指向了我。
“小玥啊,你看这个怎么样,我们分公司的总经理,就比你大了三岁,青年才俊……”
“还有这个,我远房侄子,我家崽……我家叶舟的表哥,大学老师,跟你一样是文化工作者……”
长辈的关心让人招架不住,尽管我从开始就婉拒了,还是难以浇熄宁爸爸的热情。我下意识地看向坐在一旁的宁叶舟,他沉着脸,好像在用手机搜索什么。
半分钟后,他将手机递给我,顶端赫然写着一行血淋淋的大字:那些脚踏两条船的人最后都怎么样了。
“宁叶舟,”趁宁爸爸去接电话的功夫,我叫他,“我们中午吃饺子?”
他声音平板无波:“吃不下。”
我忍不住唇角翘了又翘:“可是不吃饺子,这么多醋就浪费了。”
“南玥……”宁叶舟正要说什么,宁爸爸又一脸喜色地回来了,“小玥,我有个年轻的合作伙伴待会要过来跟我谈事,我打算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爸,”宁叶舟打断他,“你介绍了这么一圈,就没发现最合适南玥的对象,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怀疑宁叶舟打游戏的时候最擅长玩刺客类角色,可以轻描淡写地一记绝杀。
他刚说完,我和宁爸爸就可以双双摆出“愣住.jpg”的表情包了。宁爸爸大约是没想到母胎单身的儿子会说出这种话,我是没想到朦胧了这么久的关系,会就这样被宁叶舟轻而易举地捅破。
宁爸爸立刻把什么合作伙伴丢在了一边,一脸欣慰地看着宁叶舟,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就离开了,要留给我们独处的空间。
我游魂一样,想跟着宁爸爸飘走,下一刻就被人拉了回来。面前的人按住我双肩,目光追逐着我的:“南玥,你知道我最喜欢写欢喜冤家水到渠成的剧情。因为,我和我喜欢的女孩就是这样。”
“她比我的女主角聪明一点,开窍得很快,但是有的时候又很笨,无论我怎么暗示,她好像都不知道其实我也很喜欢她,我只有从暗示变成明示了。”
耳边的心跳声愈发猛烈,快要盖过他低沉的声线,“我之所以一直都没表白,是因为剧本里的主角都是大结局最后一集才在一起的,我要找个绝对合适的时机。”
我不禁脱口而出:“等到最后一集,我们俩就该携手赴死了。”
宁叶舟被噎了一下,很快又缓缓笑了起来:“所以我等不及了,未来的每一天我都不想浪费了。”
原本温馨的情景没有延续超过三分钟,就被手机提示音打断。
工作室的微信小群里,小李十万火急发来线报:“玥玥玥姐!你的微博小号被人扒出来了!!!”
我懵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宁叶舟已经顺势打开微博,搜索了关键词。
工作室虽然人少,但这些年还是出过不少红过一时的作品,再加上宁叶舟这张脸的加成,在娱乐圈也算占得一席之地,他自己的微博粉丝数比一些小明星还多。
我们的搭档组合,因为我俩习惯性拌嘴的缘故,在旁人看来就是貌合神离、迟早单飞。
虽然我大号粉丝数也只有宁叶舟的零头,但我也不敢放肆,每次被他气到想骂人,都是小号出动,没想到有人这么无聊,连我这种十八线小编剧的小号都要扒。
这下更坐实了我和宁叶舟这个工作室早已分崩离析的谣传。
我举起三根手指,战战兢兢地看向宁叶舟:“那些话我都是随口说说的,我马上回去就删掉……”
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手机屏幕,片刻后抬起头,咬牙切齿道:“我、体、虚?”
我:“……”
怎么就刚好看到这条了?!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所有的解释都被宁叶舟以唇封缄,身体力行向我证明他完全不虚,虚的人只有我。
我想到曾经在网上看到过的吐槽——一个表面看上去再怎么正经的男人,在某些方面都会幼稚得不行,更何况宁叶舟本来表面也不正经。
7
被扒出小号这种事如果排个紧急程度,在我心里还没有宁叶舟皱个眉重要,所以我完全没想到会在顾芝的推波助澜下,发展到上热搜的地步。
事情之前已经平息得差不多了,结果鼎新娱乐的官方账号突然发了一条语气极其阴阳怪气的微博,大意就是说,原先计划和宁叶舟的合作,被某南姓编剧搅和了,他们十分看好宁叶舟的个人能力,希望他不要被无关紧要的人耽误前程。
这样半遮半露,还不如直接点名道姓说是我。
顾芝不愧是鼎新娱乐的大小姐,深谙炒作之道,微博发完后还附赠了水军一条龙服务,于是就这么轻松地把我捧上热搜。
甚至有人私信宁叶舟,让他把我扫地出门。
彼时坐在我身边,偷懒让我给他念私信的这位宁少爷,闻言还笑了笑:“没有这么大的扫把。”
“宁叶舟,你是不是想感受一段史上最快分手的恋情?”
他咳了两声,自然而然地接着自己的话,说:“——就算有,我也肯定舍不得。”
我不想给顾芝存在感,所以任凭事情发酵没有去管,而宁叶舟好像在忙新项目的事,也没给予任何回应。在吃瓜网友看来,这大概就是我们即将散伙的“实锤”。
吃瓜的热情也总是有限的,等哪位流量明星恋情曝光,自然也就没人再关注我们这点恩恩怨怨了。
我心里安排得妥妥当当,没料到某天早上醒来,会再次被小李的群消息刷屏。
小李:“宁哥好帅好痴情!”
小李:“呜呜呜呜呜我好感动!”
小李:“我把民政局搬来了,宁哥玥姐你们快去结婚吧!9.9我也给你们付了!”
我从警惕新情敌的诞生到一头雾水,最后还是小李又发来了微博链接。
是宁叶舟的微博。
“很久以前,有一位老师曾经说我的剧本有形无情,我要承认,在认识南玥之前,我的确没那么会写感情戏。
可好像从她降临在我生命里的那一刻起,对我来说,很多原先没有意义的事情,都变得有趣起来。我写出的每句情话,因为在现实中有了表白的对象,也不再那么干瘪冷漠。
……
她不是耽误我前程的人,她是我的灵感之源。”
附图是他近年来写的所有剧本里的情话的手写版,在这份沉甸甸的情书的开头,是三个字:
致南玥。
而我终于知道,这些天他都在做什么。
宁叶舟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来。
“南玥。”他叫我。
我“嗯”了一声,眼眶里热意上涌,连鼻音都在发颤。
他轻轻地笑,“其实,还有一句话没在情书上写,不过我很早就刻在送你的那件生日礼物上了。”
我摘下了挂在脖颈上的粉海豚项链,果然看到除了正面刻了“NY”两个字母外,背面还刻了一行:YSQDZJ。
辨认半天,我模模糊糊地猜测:“……压岁钱都在家?”
“……”
对面霎时安静下来。
“逗你的。”我笑起来,慢慢地一字一句对他说:“余生也请你多多指教,宁叶舟。”

优游平台  www.goodub8.com

Power by 建站之星 |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