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的戈壁滩陷入了短暂的宁静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9-05 11:12   3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林杨正在帐篷里安抚队员,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警察来了”,他看到远方警车的灯光闪烁,朝队员方向驶来。学生们很激动,有人走到前面,开始打强光手电,方便警察找到位置。

林杨正在帐篷里安抚队员,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警察来了”,他看到远方警车的灯光闪烁,朝队员方向驶来。学生们很激动,有人走到前面,开始打强光手电,方便警察找到位置。


活动负责人随后也来到现场,李子澄解释,事后警方说组织者有7个人,就是指当时在场跟他们沟通的7个组织者。“活动组委会十几位,负责人是我,义工60多位,还有40多位后勤保障人员。”


参赛学生、负责人与警察协商完后,消防车停在距离营地一百米左右的地方,直到第二天早晨7点。林杨觉得,“大家心里安稳。”

此时此刻,在距离营地200多公里的敦煌市人民医院,高奇在输液大厅的躺椅上睡着了。


他在晚上七点到达敦煌市区,两位受伤同学先去了医院,他去了敦煌市公安局旁边的辖区派出所,民警回复说,除非生命财产已经受到伤害,才能干涉。

高奇打车去敦煌二中,保安不让进门。他试图打电话给李子澄、总负责人、分负责人,全都打不通。在网页上查到总公司电话拨过去,对方回复:不知道这边敦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只好打了民警建议的12345热线,政府工作人员回复将派人联系组织,要求他们必须妥善照顾。


等待的几个小时里,他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身份证件还在营地。他浑身没劲,脚一直在抖,心里着急,甚至觉得搞笑:自己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从敦煌二中走到路口,高奇在路边坐下了,看着人来人往,车灯、红绿灯闪烁,他反而觉得安全。

晚上11点不到,政府工作人员与李子澄到达,把他送到医院。高奇的脚已经完全肿了,“医生说过度运动,脚淤血,长时间没有冰敷。”他吊了一个小时盐水,不敢联系家里,怕家人担心,给队员发信息,也联系不上他们。

这天,他独自在医院过了一夜。


走出戈壁后

8月2日早上10点左右,357名退赛学生搭货车离开戈壁,再乘大巴于下午回到敦煌二中。剩下的参赛者继续徒步,下午1点到达大巴集结点。

敦煌的戈壁滩陷入了短暂的宁静。

千人戈壁徒步遭参与者报警后中断:整队只配1个医生Newth负责人何东给参赛者的保证信


在这片无人区进行的徒步活动自13年前开始盛行,为人口不到20万的敦煌带来了新的消费增长。

张洪峰介绍,目前,戈壁徒步通行的商业模式为组织与机构招人,负责整体的策划、宣传;再同地接的户外公司协作,当地公司负责救援、补给、后勤。而当地公司一搬自己很少养人,“接了活就找司机、后厨、医疗诊所的人组一个班子,提供服务,也是外包。”

近年来戈壁徒步热度飞升。岳军曾接待过一家主办公司,2017年第一次活动组织了900人,到2018年就增加到了1500人,后来又发展到2400人。“没有做广告,仅仅是参赛者在朋友圈宣传,发起众筹,就可以找到这么多人。”


市场渐渐变得鱼龙混杂。“好多人觉得这个事情蛮简单,就也来做,”岳军认为,戈壁徒步必须有很强的专业经验和户外保障团队。但多少人要配置多少数量、什么资质的医疗人员和后勤保障团队并没有通行的规范,目前都是根据行业自己的经验来设定。

在张洪峰看来,活动出问题通常是由于组织者考虑得少,“注重前端拉人,给地接方的钱压得比较低,那边服务就跟不上”。


主办方的宣传资料显示,此次活动的联合主办单位包括甘肃省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协会等。会长杜永军向澎湃新闻回应称,甘肃省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协会是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指导、在民政厅注册的社会组织。此次活动他们主要负责咨询、顾问,人员组织、路线和后勤等是主办方和户外公司在进行。



编辑:优游平台